钟鸣汪

游戏真好玩

[勇气国兄弟组/西幻paro]离巢之鸟(2)

西塔向
突然想起上次发好像在周日
期考前激情更文,所以画也不画了
祝大家考试顺利(wink
↓正文


最后西蒙在地图上落笔的那条红色的线横穿黑森林。
难民流动计划决定下来以后,西蒙愈加繁忙,除了每天亲自来到迁移路线上视察兵士的工作质量,每夜都还要处理军队内部对计划实行的反应情况。
偶尔他能看到那个栗色头发的少年在公爵城堡附近转悠,一见到西蒙就装作只是碰巧路过。西蒙自然是明晓这个孩子别扭的性格,他通常会主动靠近他,顺手给他带一些镇上见不到的小玩意儿。
每次看到他面上流露出些微的喜色,西蒙心里心里也轻松了许多。在繁重的工作压力下,这段关系给了他不少心情上的调剂。


忙了大半个月,一切准备工作顺利安排下来,西蒙的工作也暂时告一段落。
等计划完成前的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众人陆续离开以后,他推开议事房的窗,午后的阳光斜斜照进室内,温柔地依在他身上。窗外麻雀的叫声也变得清脆了起来。
他舒了一口气。紧张这么久的精神一下放松了,突然就有点空落落的。
窗外左侧传来一声马的嘶鸣,他转头望去,好像是两个商人在路边争吵。不过他的注意力不在这儿。栗色头发的少年站在路边,西蒙远远望去,两人目光短暂交汇,少年很快别开了眼睛,朝背对着西蒙的方向走去。
西蒙笑了笑。


少年再次看到西蒙时,他正骑在马背上。他额前银色的碎发有些凌乱,披风也不像平时那样整齐的往身后斜挂着,只是懒散地披在手臂上,似乎还没来得及仔细整理装束就急匆匆从城堡里出来了。
“想骑马吗?”西蒙冲他笑道。他确实是离开得很匆忙,在窗边看到少年以后便一下从城堡出来,到马厩去挑了一匹精神不错的马——正巧是他猎杀巨兽时的那位合作伙伴,跨上马就追了过去。
西蒙不明白这是哪里来的冲动,大概是想找人一同分享工作结束的放松和喜悦吧。
少年没有拒绝他的邀请,只是那匹久经沙场的马见到如此小的孩子似乎有点不屑,用鼻孔对着他喷气,甩甩头不让他上马。少年也没生气,微微翘起嘴角瞪了一下那匹马。马却嘶鸣起来,要不是被西蒙拽住估计就要撒蹄子跑了。
“你对它做了什么?”西蒙有些好奇的转身问道。少年正靠在他的背上,两手抓着西蒙的衣服,脸也埋在他背后呢喃道:“没有……”在西蒙看来,少年不过是瞥了马一眼,那匹他过去驯服了好久的烈马竟然乖乖地低下头让他骑上。也许是有训马天赋吧。西蒙也没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一会便两人岔开了话题。
马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行人来往,孩子们三两聚在一起打闹,年轻人在路边互相追赶,有的在拿木剑比试,中年人精神地扛着担子,老人靠在树下乘凉。
如果国家一直那么和平就好。西蒙看着眼前之景,忍不住想道。这是他一直努力的理由。
自小被父亲鞭策以国家为重,身为公爵更应该为君主,为国家付出。在父亲离世后,他便继承了父亲的爵位和志向。
这样的性格在以淫奢为荣的上流社会不少受排挤,不过西蒙的爵位之高,人脉颇广和在民众中的光辉形象让嫉妒他的人也不敢说什么。
两人驾马到了黑森林附近的河边。这里离公爵城堡并不远,一条绵延而宽阔的长线分割了黑森林和小镇,使得黑森林里的猛兽无法渡河而来,镇上的人便称它为护城河。
西蒙翻身下马,少年揪着马毛闹了一会才慢吞吞的下来。此时护城河上架起了一座吊桥,联通了黑森林和小镇。
少年望向黑森林,目光里带了一丝柔和。西蒙看了看那座桥,又转头看向少年。
“现在不需要游过去了。”西蒙对少年说道,“如果你长大以后还想去黑森林的话,就可以在军队每年秋收捕猎的时间随军进去了。”
西蒙本以为少年会表现出欣喜的样子,他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连声线都没有起伏。两人陷入了尴尬的沉寂。
“为什么要修这座桥?”少年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西国的难民要穿过黑森林,来我们这儿。”西蒙望着黑森林答道,林中传来几声猛兽的吠叫。他突然觉察身后有人在看他,目光甚是冰凉,猛然回身,只有少年低着头看着草地,四下并无其他人。
是错觉吗?


夕阳落下。
两人绕着护城河走了一阵,少年明显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让西蒙一路都不是很舒服。唯一畅快的只有那匹被关在马厩好几周没出来透过气的马,撒蹄子乱跑。
“是累了吗?要不要回去?”西蒙见少年走着走着突然停下脚步,关心地问道。少年摇摇头。
“以前答应我的话还算数吗?”少年抬起头与他对视。西蒙愣了愣,然后点头。
“我的剑永远只指向敌人。”
少年笑了一下,不过那笑容很快又消失了。
“现在累了。”


说来也奇怪,西蒙一直不知道少年住在哪。当他在归途中询问这个问题时,少年总是避开不答。少年也一直没有下马,直到两人一同到城堡前,他才不得不从马背上跳下来。
“我自己回去。”少年拒绝了西蒙送他回家的提议。
目送少年的背影渐渐消失,西蒙升起了一探究竟的欲望。他又跨上马,追向少年离开的方向。等到了最后看的少年身影的地方,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有远处星星点点的民宅灯火。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