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鸣汪

游戏真好玩

[勇气国兄弟组/西幻paro]离巢之鸟(3)

绝了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这个东西放了一万年
游戏真的好好玩(?)
以下正文
-----------------------



“……伊紫公主与先生多年不见甚是思念,望先生能应邀参加假面舞会,不胜感激。”
西蒙面无表情地看完手中的信件,顺手将它放在桌面。他确实在随父回国王城堡的时候见过伊紫,不过那时的伊紫不过是个襁褓里的婴儿,他也只是个不到十岁的孩童,哪来什么思念之情。他也有点搞不明白为什么伊紫要在夏季离城巡查时在离城堡这么远的小镇办舞会。
但是这邀请信寄了两次,又因事推脱便显得有些不通人情,再者这两三天的确没什么大事,少年自从上次去护城河后再没出现过,倒是有些闲了。
舞会在今晚举行,此时还是正午时分。西蒙骑马上街晃了一圈,他记得少年总会出现在集市附近,便驾马往集市方向去。
西蒙一直在集市周围打转,马都有点走烦了,不满地直打响鼻。他摸了摸马头以示安慰,可这马吃硬不吃软,晃了晃头就开始乱跑起来,西蒙赶紧扯住缰绳,可马在乱跑时还是撞到了一个老婆婆的果摊,果散了一地,有的还被马给踩烂了。
西蒙见状赶紧下马给老婆婆收拾摊子,那马好像也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乖乖站在一边。西蒙算了一下损失,把赔偿给了老婆婆。
“啊……是西蒙吗?”老婆婆眯着眼睛看了好久,才恍然大悟似地说道,“都这么大了。”
西蒙闻言抬起头看老婆婆,忽然想起这是七八年前他和父亲来这里巡城时遇到的老婆婆。父亲曾经帮她驱赶过在摊上闹事的小混混,那以后老婆婆每次见到他都会拿一个摊上的果给他。
“好久没看见您了。”西蒙笑道。
老婆婆摆摆手:“您现在已经是公爵啦。”说罢递给他一个果,西蒙笑着接过。红得光润的果被捧在手里,他突然想起以前,从镇上的城堡里溜出来跟少年见面时自己总带两个果,分一个给少年。虽然少年一开始对他的喜好感到十分嫌弃与不满,但每次都会边嫌弃边把果吃得只剩核儿。其实西蒙自己不是非常喜欢这种果的味道。这是从黑森林移植过来的果种,太过酸涩,只有余味略带一丝甜意。但是他曾经远远看到少年吃着这个果,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少年脸上露出期冀的表情。那时候他很想再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想到这里西蒙的目光微黯,然后又笑着摇摇头把果放进了袋子里。
两人寒暄了一会,西蒙便言明有事要先行离开。刚准备离开,老婆婆又叫住了他。
“您是不是要找什么人呀?”老婆婆问道,“我猜猜……是不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您认识他吗?”
“谈不上认识,见是见过几面。”老婆婆抬起头,好像在回忆些什么,“我在这儿卖了这么久,每隔一两年便见到一次。这么说来也巧,似乎都是大伙传闻公爵来到镇上的时候。”
西蒙有些心惊。难道这少年不是镇上的人?然后他很快否决了这个想法。这座小镇地处边境地区,方圆百里都没有其他城镇,如果一个孩子住在别镇实在是很难孤身一人来到这里。
可能不常来集市罢了。
告别了老婆婆,西蒙见一时半会也寻不到他,只得悻悻回去。


不出意料,西蒙一个下午不时往窗外看看都没有见到少年。
但是舞会的时间已经到了。
当他进到会场,就听到女孩的喊叫声。他循着声音看去,是一个女孩和一个男人在争吵着什么。女孩梳着双马尾,略卷的头发随着她头的摇晃而跳动。
“……我不去!我说了不想,你去帮我跟父王说!”女孩推开男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跑到会场深处去了。
看到男人有些无奈的望着女孩离去,西蒙才反应过来这是单向的争吵。男人发愣了一会,才发现西蒙已经到会场里了。
“您好,请问是西蒙公爵吗?我是伊紫殿下的管家,您可以叫我梅里美。”管家对西蒙说道。西蒙感觉梅里美的脾气温润,不知道和暴躁的小公主相处是不是总被欺压。
“对不起,让您见笑了。伊紫殿下平日还是很乖巧的,今日出了点问题……”西蒙经常听闻小公主的脾气阴晴不定,内心对乖巧这个形容不置可否。
“没事,公主在这个年纪活泼一点也很正常。”西蒙笑道。梅里美闻言松了口气。
“西蒙大人和大家所说的一样温柔。”
梅里美将西蒙引到座位以后便离开了。大概是去找公主了。西蒙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实是很精致的小厢,可以在二层看到地面舞池里在跳舞的男男女女。桌面放有一副面具。
西蒙望着舞池,用手指描着面具的边缘。假面舞会,公主是想不顾身份与谁共舞吗?然而想着想着思绪便歪到一边,脑里浮现出少年戴上这个面具的样子。不过他肯定会嫌弃这是个蠢东西然后一下把面具丢开。
想到这西蒙忍不住微微一笑,下次把面具送给他是个不错的选择。
突然舞池的人群骚动起来,原本在跳舞的人们都停下了步伐,似乎在说着什么,嘈杂声一片。
西蒙放下面具,顺着楼梯走下一层,才隐约听到人们的说话声。在只言片语的组织中,他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公主不见了。
而后梅里美就出现在西蒙面前。他原本平静温和的笑着的脸上带了一丝慌张,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西蒙按住了他的肩膀:“冷静一下。发生什么了?”
梅里美深吸了几口气,声音有些微的颤抖:“殿下不在房间也不在大厅里……哪里都找不到。平时只要叫一下她就会出来的……”
“殿下会没事的,别担心,或许只是跑去街上散心了呢?”
“她不会不跟我说的。就算她平时有多喜欢闹别扭,但是她总不会不听我的话的……”
“我一会就让侍卫去街上找殿下。殿下不会有事的。”西蒙转身准备走出会场,忽然一个近侍闯了进来。那是他派去督察难民的士兵。
“很抱歉打扰您参加宴会,西蒙大人。有难民称在黑森林发现巨龙的巢穴,还看到有黑色的不明生物出没,引起了内部的恐慌。已经进入黑森林的人开始出现溃散的现象,未进入的人不愿沿原定计划前进。有些难民因为崩溃逃走在黑森林里失踪,暂时没有音信,已经派出驻守的士兵去黑森林巡查。”近侍将话说完后,西蒙立刻感到头疼欲裂。公主的失踪还没个着落,一下子难民那边还出现了突发情况。
以至于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身后的梅里美愈发阴沉的面色。

评论

热度(14)